数字货币的价值,绝不是源于玄幻的“共识”
共享财经 2018-11-06 14:22:07发布
7898
摘要:加密数字货币到今天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但是很多人谈论加密货币的时候,却普遍都缺乏基本的逻辑链条和量化分析方法。  

加密数字货币到今天已经不再是一个新鲜的名词,但是很多人谈论加密货币的时候,却普遍都缺乏基本的逻辑链条和量化分析方法。


最常见的就是,他说这个会达到100美元、他说这个会达到1000美元、他说这个会达到1万美元……当然,还有说这个一文不值的。但是,如果你接着问他基本的逻辑是什么,怎么得出来的结论?他一般会故弄玄虚地说信不信由你。


当然,也有一些人会针对区块链技术展开“宏达的论述”,以此来映衬出加密货币的价值。但是,区块链只是一种代币发行方法,本身也并不产生价值,而是应用产生价值,通证和代币的价值来自于代币本身的使用权益和分配权益,一张理发店的充值卡,用区块链技术发行,它还是一张理发店的充值卡,唯一的变动,只是从出示会员卡,变成区块链代币钱包转账。这种本质是没有变的。


电子邮件是互联网最早落地的应用,互联网用户几乎人手都拥有一个电子邮箱地址,即使到今天为止,电子邮件仍然是大量商业活动的必备工具,属于经常被提及的高频词汇。但是从来没有一家互联网公司开创出基于电子邮件的成功商业模式。类似的还有“浏览器的故事”,当年互联网泡沫中纳斯达克第一股:网景公司,坟头的草已经长的很高了。


但是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互联网就是浏览器、电子邮件。浏览器是所有业务的入口,逻辑上讲没有问题,想象空间是不是很巨大?假如那个时候就有区块链,那么当时发明一个“电子邮件币”、“浏览器币”,是不是也会炒起来?但是炒完之后呢,恐怕又是要留下一地鸡毛。


就以电子邮件来说,假设我们发行一种“电子邮件币”,但是这项应用接近免费,我们一辈子可能只需要花1个电子邮件币就够了,但是发行量却有几千亿,那么这个“电子邮件币”就不应该会很值钱。简而言之就是,应用很成功,认可度也很高,但是跟其对应的应用代币是否值钱其实并没有必然关系。


今天区块链的热度丝毫不逊于当年的互联网,各种情景其实是似曾相识的。之所以举这个例子,其实是想强调一个基本逻辑,任何加密货币的前景与其币价其实并没有必然的关联关系,即使有真正的落地应用,大规模的用户群体,以及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这些均与其币价没有必然的关联性。这些都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这是我们学习历史容易犯的错误,把必要条件当成充分条件,然后栽了跟头才发现。


因此很多人看明白了,有一些虚拟货币带有传销的一些性质,也有一些人揣着明白装糊涂。这里面有一些应用可能会成功,而且也可能会创造很良性发展的生态,然后带动全方位的共赢。这就是我要阐述的一个点,任何加密货币(应用币)的分析,必须有完整的逻辑链条、量化分析方法,否则就是空对空,瞎玩迟早要交学费的。


拿目前加密货币市场市值排名第三的Ripple币来说,它就是一种应用币,具体的应用就是跨币种的清算、转账,服务对象包括银行、金融机构和个人。这种应用就是可以量化分析的,针对供应、使用、需求这三个因素进行量化,比如每一次汇款都要“销毁、消耗”掉一点点Ripple币,一年的使用量是多少?有没有办法估算出来一个范围,供应的总量是多少?发行速度是多少?需求的市场容量?等等这些因素之间的关联关系,是怎么影响其价格的。


假设(仅仅是假设)最终算出来这个货币的使用量、需求量,所能达到的使用价值上限远小于其发行总量价格,那么其价格最终就会回归其价值,只是时间问题。


魔兽世界里的金币你怎么炒,一个金币的价格也不可能高于其产出时间所对应的时薪,因为这样的话,那么很多人就会放弃现有工作转行打金币,扩大供应量,这就是量化分析。


加密数字货币从比特币开始是开源社区的玩法,到之后随着ICO模式的兴起,大量的加密货币都是采用公司的玩法,一些大型项目,都是由公司主导的,而公司的存在基础就是盈利(开源社区没有这个问题,开源社区是社会化的合作,采取的是共产主义的生产模式,不用发工资就开始干活),公司资金一旦断裂,对应项目就会残废,而追求公司盈利的出路,不一定要强化加密货币的价值,它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取利润。腾讯要赚的是法币的钱,而不是赚很多Q币在自己手上,这个道理很浅显。


Ripple其实就是很典型的公司币,这家公司因为持有大量的Ripple币,所以它的盈利模式很清晰,发展Ripple网络的使用价值,通过售出Ripple币赚钱。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会慢慢发生变化,他们会发现Ripple网络的使用价值很大,他们可以通过向银行客户出售网关服务、技术服务赚钱,或者是直接签订基于法币的合同协议,也可以实现公司的持续盈利,那么届时他们的动机就会转变,在发展网络使用价值这个方向不变,但是减少对Ripple币的消耗需求(参见前文,我们一辈子可能只需要花费1个“电子邮件币”就足够了)。


这样的问题,对应任何一个公司币都是存在的,特别是ICO阶段就把绝大部分代币卖给散户的那些公司。对于公司而言,只有盈利的动机是唯一不变的。有技术的不一定有使用前景,有使用前景不代表有投资前景,那些真正落地的应用,我都觉得疑点重重,何况啥都不是的呢?


事实上,以太币的持有者也要思考一个问题:以太币的使用场景和以太坊的价值之间的关系。


价格由供需决定,并不由价值决定,“电子邮件币”的故事也适用于以太坊,以太坊上面承载的代币价值,按照CMC目前的统计,已经有几百亿美元的市值。所以,以太坊实际上起到了一个保存大量“有价值通证”的作用,这些通证在转账的时候要烧一些gas(以太币),但这对以太币的消耗需求是极小的,一旦没有大量的ETH交易需求,以太坊作为一个边际成本为零的承载网络(承载1万种还是10万种代币,它的运行成本和对以太币的需求并不会有显著增加),因此其承载的价值,并不会直接映射在以太币的价格上面。


简单来说就是,即使以太坊上面的某个通证很值钱,但是它是在接近免费使用以太坊这个网络,很多代币只是在ICO期间对以太币的需求很大,一旦募资完成,就只剩下烧gas的微小需求,像EOS这样的项目也是在ETH上面完成募集几十亿美元的资金,以太坊完美地满足了这种需求,其承载价值是巨大的,但这跟价格没有必然关系,导致在牛市中大显神威的价值理论,在熊市完全不灵了。


在技术领域,与这个类似的是承载全球互联网的TCP/IP协议,那也是一分钱专利费都没有,我们现在用的网卡全部是以太网,但是发明以太网的四家公司,要么倒闭了,要么大家已经忘记了。


这种价格与价值没有必然的关联关系,也存在于与以太坊竞争的其他公链,存活能力甚至还不如以太坊,因此这恐怕不是“一鸡死,一鸡鸣”这么乐观。


来源:麦田财经

数字货币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