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妈透露数字货币设计全细节,看中国如何突出重围
共享财经 2019-08-12 19:06:01发布
72874
摘要:  

新华社消息,Libra等数字货币概念近期被许多人熟知,金融科技应用正在加速推动金融变革金融科技正在给金融业带来深刻变化

 

就前不久,央行召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出,要因势利导发展金融科技,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同时跟踪研究国内外虚拟货币发展趋势

 

而只隔了数日,在810举办的金融界精英论坛上,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就对央行数字货币研发的发展规划进行了详细阐述其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发展目标明确,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据了解,发言内容对DC/EP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双层运营体系”、“DC/EP中心化”等方面进行的分析对此,某研究院表示:总的来看,中国央行数据货币研究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央行数字货币是否采用区块链技术看应用场景

 

穆长春表示:在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上,央行层面保持技术中性,不预设技术路线。不一定是区块链,任何技术都可以。“无论是区块链还是集中账户体系,是电子支付还是所谓的移动货币,你采取任何一种技术路线,央行都可以适应。

 

穆长春进一步称,采用纯区块链架构无法实现零售所要求的高并发性能。数据显示,去年双十一时,网联的交易峰值达到了92771/秒,而与此同时,比特币是每秒7ETH是每秒10笔到20笔,根据Libra的白皮书,其也不过是每秒1000笔。而这对于零售场景所需的超高TPS来说,区块链TPS显然是杯水车薪。

 

对此,某研究院表示:区块链技术的核心是创造信任,而不是高效支付。如果央行数字货币为了应对零售场景,根本没必要采用区块链技术,但如果为了人民币国际化,为了应对Libra等数字货币的挑战,一定要选用区块链技术。

 

 

采取双层运营架构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单层和双层两种运营体系的区别。单层运营体系的意思是人民银行直接对公众发行数字货币。双层运营体系则是指人民银行先把数字货币兑换给银行或者是其他运营机构,再由这些机构兑换给公众。

 

对此,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即将推出,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上层是中国人民银行,第二层是商业机构这种双重投放体系适合我们的国情既能利用现有资源调动商业银行积极性,也能够顺利提升数字货币的接受程度。

 

对此,穆长春还详细介绍了采用双层运营架构3大原因:

 

1.我国是一个复杂的经济体

 

穆长春表示,“我国人口众多,各地的经济发展程度都不一样。所以在这种经济体发行法定数字货币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如果采用单层运营架构,意味着央行要独自面对所有公众。这种情况下,会给央行带来极大的挑战。从提升可得性,增强公众使用意愿的角度出发,我们认为应该采取双层的运营架构来应对这种困难。

 

 

2.充分发挥商业机构人才和技术的资源

 

在资源配置方面,穆长春解释称:商业机构IT基础设施和服务体系比较成熟,系统的处理能力也比较强,在金融科技运用方面积累了一定的经验,人才储备也比较充分。所以,如果在商业银行现有的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服务体系之外,再另起炉灶是巨大的资源浪费。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等机构可以进行密切合作,不预设技术路线,充分调动市场力量,竞争选优。共同开发共同运行。

 

3.单层运营架构,会导致金融脱媒

 

除此之外,穆长春还阐述了采用单层运营架构的缺陷。其表示,单层投放框架下,央行直接面对公众投放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和商业银行存款货币相比,前者在央行信用背书情况下,竞争力优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会对商业银行存款产生挤出效应,影响商业银行贷款投放能力,增加商业银行对同业市场的依赖。这种情况下会抬高资金价格,增加社会融资成本,损害实体经济,届时央行将不得不对商业银行进行补贴,极端情况下甚至可能颠覆现有金融体系,回到1984年之前央行“大一统”的格局。

 

 

 

央行数字货币中心化

 

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属性问题,穆长春表示,央行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没有随着货币形态变化而改变。因此,仍然要保证央行在投放过程中的中心地位。

 

其表示,双层运营体系不会改变流通中货币债权债务关系。为了保证央行数字货币不超发,商业机构向央行全额、100%缴纳准备金,央行的数字货币依然是中央银行负债,由中央银行信用担保,具有无限法偿性。

 

籍此,穆长春还列出了央行数字货币中心化的3点原由:

 

1保证并加强央行的宏观审慎和货币调控职能,需要继续坚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

 

2第二层指定运营机构来进行货币的兑换,要进行中心化的管理,避免指定运营机构货币超发。

 

3因为在整个兑换过程中,没有改变二元账户体系,所以应该保持原有的货币政策传导方式,这也需要保持央行中心管理的地位。

 

除此之外,穆长春对央行数字货币相关监管也进行了说明,其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是对M0的替代,所以对于现钞是不计付利息的,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也不会对现有的实体经济产生大的冲击。由于央行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应该遵守现行的所有关于现钞管理和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规定,对央行数字货币大额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银行报告。

 

 

 

并不看好

 

毫无疑问,央行数字货币的细节透露与“呼之欲出”无疑是轰动业内的大事。然而,对于央行推出数字货币一事,不少金融领域的专业人士却并不看好。

 

今日,前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发文称,“当前央行发行数字加密货币意义不大”。

 

其认为,如果数字加密货币可与法币对价,那么其前置化预设的特性也将让这些财富掌握在少数几人手上,目前市场流通的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实际上是由极少数的几个人在操纵。这才是数字加密货币创立的目的与核心。

 

而央行数字加密货币不需要设置这样一个目的,因此,创立央行数字货币也没有必要。反之,央行则是要警惕私人发行的数字加密货币可能借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而死灰复燃,冲击国内金融市场。

 

而财经作家肖磊也发文表示:央行数字货币无论设计的目标有多少个,其实最终就是一个消灭现金的过程。中国央行在设计官方数字货币方面,绝不能因小失大。如果天天盯着、防着国内民众,恐怕效果会适得其反,未来民众将更加会千方百计的去换libra、摩根大通币、沃尔玛币等美元稳定币,而不是中国官方数字货币,预测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很难达到预期效果

 

时隔5年,央行数字货币终于迎来了读秒时刻,从“不一定采用区块链”和“实行中心化管理”方面可以看到,央行数字货币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仍属不同的资产类别。然而,如果央行完成了数字货币试验,对于传统货币体系来说,无疑是一种良好的补充。

 

原创:曹晓雅            责编:共享财经 Neo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