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推出金融科技三年规划,普通人该怎么办?
Louis 2019-08-23 12:04:09发布
138646
摘要:  

原创: 数链评级团队 数链评级ShulianRatings 


事件。

2019年8月22日,据中国人民银行消息:近日,央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规划指出,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


提出一个总体目标:3年后,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推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等。


确定六大重点任务:1)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2)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3)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4)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5)强化金融科技监管,6)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



央行的无奈。

涉及FinTech、BigTech,央行也会无奈和捉襟。


清楚真相,倾听监管的声音。


2019年6月14日,上海,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央行原行长周小川在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的部分发言:


准入政策要定义金融业的边界在哪儿,谁是金融业,谁不是金融业?过去金融业内部分业也相当混乱,谁是证券业,谁是保险业,谁是银行业,谁是信托,这些划分历来有点头疼,以致涉及BigTech的时候,他们就比较容易浑水摸鱼。譬如最开始的支付行业,第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给了支付宝,后来支付宝又挂了余额宝,于是就开始有争议了,余额宝里的钱究竟算支付备付金还是算存款呢?这涉及是不是银监会监管的问题。如果说算存款,就需要承担存款准备金和存款保险等要求。余额宝后来又挂上了天弘基金,而天弘基金就归证监会管了。


如此,BigTech就可以在监管部门政策中间分段选择,谁的政策对我有利就向谁靠。所以,边界政策和许可政策中间也会出很多具体的问题。在动机上的问题是FinTech和TechFin既不想拿金融牌照,又想做金融业务,因为这是最节省成本的。商事制度改革后普通公司的注册一两天就可以拿下来,资本金也无要求,其他方面的要求也都非常松,而分类金融牌照既难获批又成本高,还要受更严格的监管。 


原重庆市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于8月10日在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的部分发言实录:


花呗、借呗30多亿资本金搞到了3000多亿,放大了要100倍。那么这100倍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贷款没问题,他的30多亿,12点几放贷,银行给了它五六十亿贷款,形成了90亿左右,然后它去资本市场搞ABS的时候,因为我们常规资本市场上发ABS没有循环多少遍的约定,常规的一个小金融机构,如果放了10个亿贷款,去发ABS10个亿再放出去可能要一年,它循环三四次已经两三年过去,原来第一轮的资产早就收回来了。


但是到了互联网上,出现个特征,你只要有90亿资金进来,3天就发光了,发光又形成了90亿贷款,再去发个ABS,它90亿发了40次,形成了3600亿,所以当时还出现了一个争论,人民银行说这个不行,太高,人民银行当然是正确的,银行说我没错,我1:2点几,证监会也当时参与一起研究了,发现我也没有违反全世界证券市场发ABS的规则,因为从来没有说过发多少遍,后来大家一商量那就发五次ABS,所以马云现在说的花呗借呗,他在重庆的资本金从30多亿放大到100多亿,再放大到200亿,有200亿的话,银行贷款一下就形成五六百亿,五六百亿再放个五四遍ABS,就可以到几千亿。 



金融业本质上就是信息产业,金融政策的制定必须对新技术非常敏锐。 


上面这句是原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话。不光这么说,央行也是这么做的,他同时还介绍到:


人民银行在上世纪80年代末就已经清醒地认识到Telecommunication是未来银行业(包括中央银行)的一个核心关键,因此就开始着手抓卫星通信。当时地面通信尚没有好的技术,地面通信的传输力、可靠性和成本当时都不行,所以就搞了卫星通信,而且要从卫星地面站抓起。可是这个系统设计的400个C波段卫星小站还没有铺完,配套的设备系统还没有完全建好,就已经被后来的KU波段卫星通信和再后来的同轴电缆及光纤地面网替代了。这说明新技术的应用有风险,对此要宽容,应用系统的发展必须通过使用这些新技术向前推进,可能失败,也可能白花钱。这样的情况在金融科技应用里面有大量的实例。


我上世纪90年代初参观国际上某家银行的数据中心,当时有一个词叫“磁盘农场”,就是说有大厂房(大概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被称作“农场”,里面放的全都是磁盘组,用作数据存储。作为磁盘的后援,还需要几千个磁带盒作为更为海量但速度慢些的存储支持,并为这个存储支持而专门设计了机器人或机器手。一台机器那时候都是上亿元的价格。这都是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技术,但也就持续了五六年,就被所谓的早期云存储取代了。 



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旨在加强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


早在2017年5月,央行就宣布成立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目的是为了加强金融科技工作的研究规划和统筹协调。当时就指出,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为金融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给金融安全带来了新挑战。央行将组织深入研究金融科技发展对货币政策、金融市场、金融稳定、支付清算等领域的影响,切实做好我国金融科技发展战略规划与政策指引。


今年3月8日,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召开了2019年第一次会议,副行长范一飞主持。当时的会议就指出,研究出台金融科技发展规划,明确金融科技发展目标、重点方向和主要任务,加强统筹布局与行业指导。也由此使得《规划》今日正式出台。


  

金融科技日新月异,央行也在“补课”学习。


 为不断提升履职能力,央行金融科技(FinTech)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金融科技大讲堂”,定期邀请两院院士、知名专家学者进行专题讲座,旨在加强金融科技学术研究与行业交流,不断提升央行履职能力。 目前,共进行两期。


  • 首期邀请的是中国科学院院士、图灵奖得主、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院长姚期智。姚期智院士以《金融科技的崛起:科学基础与发展前景》为题,站在科学角度系统阐释了金融科技本质内涵、基本原理和理论基础,运用大量客观数据与生动实例全面分析了金融科技发展现状,科学研判了金融领域应用新一代信息技术的机遇与挑战,重点介绍了多方安全计算、区块链、无监督学习等金融科技应用案例,并对金融科技应用与发展的未来前景作了展望。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总行机关各司局、在京直属企事业及有关单位负责人和干部职工在主会场听取了讲座,人民银行县支行以上分支机构、京外直属企事业及有关单位在各地分会场收看讲座。


 

  • 第二期邀请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原副院长邬贺铨。邬贺铨院士以《5G技术与应用及产业生态》为题,回顾了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技术发展历程,从工程科学角度介绍了5G技术的理论基础,从通信理论、芯片研发、技术应用、标准化建设等方面系统阐述了5G技术发展进程,运用大量客观数据与生动实例全面描绘了5G技术多样化应用场景,科学研判了我国5G技术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并对5G技术赋能金融提质增效的未来前景作了展望。


    央行行长易纲、副行长范一飞、总行机关各司局、在京直属企事业及有关单位负责人和干部职工在主会场听讲座,外汇局机关各单位、人民银行县支行以上分支机构、京外直属企事业及有关单位在各地分会场收看讲座。


  • 不只如此,在央行上海总部以及各分支行,也都相应召开了金融科技工作交流会,举办金融科技专题讲座,以及金融科技创新系列培训班等。

  • 在跨国金融科技合作方面,央行也在推进。例如,今年6月10日,中国央行与与泰国央行签署金融科技合作协议,旨在加强双方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创新和联合研究、信息分享及监管合作。

 


 总之。


金融科技方兴未艾,新技术在金融领域应用不断深入,推动金融业态发生深刻变革。随着金融交易越来越多地在互联网上发生,我们看到了货币的数字化。移动电话的普及正在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深化和扩大对消费者的接入。数字互联的用户群允许像区块链这样的创新从根本上挑战信任和验证系统的架构。


金融科技将深刻影响付款和汇款(验证身份并创建存储资金的帐户,例如银行帐户,存款和取款的工具,例如支票和借记卡,以及在不同方之间安全地交换资金的系统。)、借贷(从储户那里收钱然后向借款人提供信贷的消费者机构,例如信用卡、抵押贷款或汽车贷款等)、财富管理(顾问,经纪人和投资经理,他们就金融投资,例如股票、债券等,以及退休和遗产规划,例如养老金和年金等,提供建议和执行交易。)、保险(财产和意外伤害保险,例如汽车保险,房主保险或健康保险以及人寿保险。)和货币(国家支持的价值存储,账户单位和交换媒介,例如美元,英镑,欧元)等。


总之,作为普通人的我们,理应顺应时代潮流,把握时代发展机遇。

文章已于2019-08-22修改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