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为了应对THE DAO事件,为了阻止黑客得逞,以太坊开发者进行了硬分叉,重写了历史。然而,有些人反对根据开发者的判断回滚区块链,他们拒绝了这个硬分叉。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谁控制着比特币”,在文中我认为,控制比特币的,既不是矿工,也不是Core的开发者,真正控制比特币的,是投资比特币的人。最近,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发生的分叉事件佐证了我的观点。为了应对THE DAO事件,为了阻止黑客得逞,以太坊开发者进行了硬分叉,重写了历史。然而,有些人反对根据开发者的判断回滚区块链,他们拒绝了这个硬分叉。以太坊原来的链现在被叫做以太坊经典(Ethereum Classic,ETC)。我希望在ETC吸干ETH的所有价值之前写完这篇文章。本文将解释两点,一是为什么ETC有可能最终胜出,二是在ETC与ETH之间做一个选择,与在比特币和山寨币之间做一个选择,有什么不一样。
 
【面神注:其实以太坊的硬分叉并没有重写交易,不过这个细节错误和本文的核心观点并不冲突】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投资人在买入以太坊的时候有这样的预期:以太坊是一个分布式的系统,THE DAO是用代码写就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合约,而事态的发展挑战了这一点。以太坊开发者可以在愿意的时候重写历史这件事,严重偏离了这个预期。清楚的对全世界表达:以太坊是虚假的去中心化。然而,投资人并不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以太坊跑偏,他们才是最终的控制者。投资人需要做的,仅仅是冒一点小风险,卖掉一些ETH换成ETC。如果足够多的人这样做,ETC就将会是最后的胜出者。
 
我对ETC非常感兴趣,如果ETC最终获胜,重要的不是黑客最终拿到了钱,重要的是以太坊将能自证是一个真正的免于审查的系统。
 
我太兴奋,以至于我最近买进了一些ETC,事实上这是我第一次买进山寨币。在我刚刚写过一篇文章“以太坊搞砸了”的背景下,这种买进无疑有些好笑。一定有些人会笑的,我不介意。然而我要说明,我并不是赌以太坊最终会成功,我只是赌一把ETC最终会干掉ETH。我依然认为牛逼闪闪的智能合约要在几年之后才会有可靠的稳定度和安全性,我依然认为资本持续烧钱到这一天的到来的概率并不是很大。但这次机会太特殊了,以后基本不会再来一次。
 
投资一个新币种的风险
 
即便某产品的股价并没有上升,这样一笔投资也可能是划算的。只要它有稳定的预期,你最终会获得可观的红利,如果它在成长,你的资产也会相应增加。如果其他人出于种种原因看不到它的价值,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些投资人甚至会乐于看到他们投资的股票价格不变,乃至走低,这样他们可以买进更多。当然,长期来看这种期望是徒劳的,因为如果这个行当的投资回报率超过其他,其他的投资人就会涌入,最终将回报率拉回整个经济的平均水平。
 
与之相反,货币本身并不生产,也不赋予其持有人生产性的资产。投资一个币种变得更加富有的唯一途径是,不断有人接盘撑起价格。因此,投资一个币种,必须要承担该币种丢弃自身优点的风险,承担其他人长期观望不入场的风险。第一个投资B币的人要承担没人愿意做第二个人的风险;第二个人要承担没有人愿意成为第三个人的风险,以此类推。如果这个链条断了,B币就会成为一个破掉的泡沫,如果B币成功了,A币就会成被埋葬的传统。
 
B币可能相比A币有很多客观优越性,但如果没有足够的人尝试它,它依然很可能失败。如果第一个人认识到了B币取代A币的诸多好处,但是周围并没有愿意说服第三个人加入的第二个人存在,那么这第一个人也许根本就不会投资B币。我在文章“无关技术,只关资本”里面对此有更深入的讨论。
 
山寨币和分叉的区别
 
在上一节中,我将货币之间的兑换交易描述成投资者之间的不可中断的链条,这个链条从最有远见的初始者一直延伸到最后的想要在旧货币完全失败之前留下些许残值的人。投资一个新币的风险在于,这个链条可能会中断。可能你买进了一种新币,你之后有更多的人买进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最开始的时候,这个风险是最大的,因为你很难预测人们会怎么做,之后,风险会变得小一点,因为旧币的价值会相应的快速降低。
 
投资一个分叉有类似的风险,但是风险的严酷性要小得多。最终也会有一条新的投资链战胜另一条,但是这个过程不用包括每一个人。其中的区别是,当新链被创造时,之前的持有者会自动拥有两条链上的资产。很多的持有者不必采取任何行动甚至不必注意在一条链战胜另一条链的过程中发生了什么。投资者的选择会引发一条链胜利,如果人们持有原来的以太币什么都不做,不管最后那条连胜出,他们的价值都不会受到损失。
 
结果就是,同一个币的两条链之间的竞争更取决于于他们自身的特点,而不是更取决于人群的行为。我经常对人讲,山寨币通过渐进式的进步是无法打败比特币的,只有通过跨越式的进步,就像比特币对美元那样,山寨币才能打败比特币。由于投资一个分叉的风险要小于投资一个新币的风险,通过渐进式的进步,不同的分叉之间则可以较为容易的分出胜负。
 
我们更应该将以太坊视作ETH和ETC的总和,而不是将ETC视作ETH的替代者。
 
为什么ETC更好
 
ETC与ETH之间的争论是关于,开发者是不是有权力为了保护自己而改造他们的造物。这并不是关于修改什么bug,也不是讨论黑客是不是可以保存他的战果。这关乎,以太坊的开发者是为了以太坊的利益而存在,还是以太坊是为了开发者的利益为存在。
 
换句话说,如果开发者有能力重写历史,以修正某人上传的某个脚本的一些bug,那么这些开发者就拥有了超出以太坊本身的裁量权。对于未来会发生的任何bug,他们都可以给出这样那样的理由去修复。他们可能会说,这个bug不够严重,不用冒硬分叉的风险;他们可能会说自己没有责任去修正每一个不完善的合约; 他们可能会友善的为一些足够重要的人改写历史。程序展现的哪种行为才是bug?这个其实不重要,只要开发者言之凿凿,他们就可以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操纵系统。
 
我在这里并没有论证以太坊正在变成Vitalik Buterin统治的封建庄园,我只是认为,任何水平的“裁量”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以太坊作为一个平台的价值,进而导致希望获得最大利益的投资人更倾向于抛弃它。如果开发者有机会再以太坊上面的程序中识别他们不喜欢的行为并通过自己的判断否定他,那么他们可以投资以太坊上的任何项目,如果投资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就找到一个bug然后重写历史就好了。我不是说已经发生了这样的事,我只是说我们不应该设计一个对权力的滥用敞开大门的系统。
 
在这里我想用哈耶克在《自由宪章》和《法律、立法和自由》之中提出的自由的概念做一个类比,哈耶克说,当法律是抽象的规则而不是针对具体情况的规定时,人们是自由的。我想引用的另一个类比是约翰·劳在《正义论》之中提出的无知之幕的概念。在无知之幕的后面,我们并不知道自己的位置。只有我们在无知之幕后面设计规则,这个规则才会出于共同利益而不是特殊利益。如果许可开发者的裁量权,他们无法在无知之幕的后面操作这个系统。
 
那些选择ETC的人选择了无知之幕而不是人为干预。他们说,开发者是设计者而不是统治者。这是我尊重的一个选择。长远来看,如果ETC胜利了,今天买进ETC的投资者将会获得极大的影响力。今天的选择会影响系统以后的演化道路的选择。届时我会认为以太坊成为了比特币有力的竞争者。
 
对比特币的启示
 
我非常乐于见到ETC的成功,因为今天很多人认为网络分叉的想法是非常可怕和破坏性的,而我则认为,使人们能够进行分叉并在分叉之间进行选择,是促进比特币发展的更为有效的方式,至少比我们目前正在采用的方式有效。很多人认为ETC的创生是一种破坏和龌龊的手段,我则将其看作不满的投资者的合理的和值的尊敬的行动。我乐于见到ETC的投资者得到丰厚的收益,这样就会有更多的人追随他们了。
 
因为人们在同一种币的不同分叉之间进行交易是更加容易的,这样投资者就可以在不危及网络的前提下进行不同发展理念的直接实验,他们不再需要游说代理人就可以有直接的手段支持他们喜欢的升级。市场可以允许从一套规则向另一套规则的灵活过渡。
 
这样的过程应用于比特币网络也会是有益的,投资者可以通过鼓励最优分叉的发展获得最大收益,而试图破坏比特币网络的人将会亏掉他们的钱。(以太坊/ Daniel)
ETC
ETH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