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市场上,李笑来似乎“无处不在”:他投资的交易所平台云币网、虚拟代币品种EOS,以及他发起的ICO区块链项目Press One。不过这些似乎都随着ICO监管而遭“变故”,Press  
 

从新东方英语老师到“比特币首富”,现年45岁的李笑来背后有投机动力学创始人、反刍式学习家、天使投资人、连续创业者、原新东方名师、区块链专家和畅销书作家等各种身份。四年前进入代币圈的他,号称自己持有6位数比特币。在9月的这场ICO监管风暴中,李笑来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市场上,李笑来似乎“无处不在”:他投资的交易所平台云币网、虚拟代币品种EOS,以及他发起的ICO区块链项目Press One。不过这些似乎都随着ICO监管而遭“变故”,Press One的清退、EOS与李笑来的“划清界线”、云币网的关停和故障频出。种种情形引发了公众投资者的不断质疑,甚至有人形容EOS是“五十亿美金的空气”。


不可否认,云币网的提币功能目前还未完全恢复,此前融资高达5.2亿人民币的Press One将如何清退也是公众关注的一大焦点。而李笑来本人目前尚未公开具体计划,仅表示云币网将继续提供资产托管服务。


云币网现“提币难”


来自杭州的云币网用户张林(化名)长期关注区块链技术领域,自打他注意到9月4日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和云币网9月15日发布的关闭交易业务公告,张林开始着手在平台关闭前将持有的代币提现。不过,9月19日操作提币的他,直至10月12日晚间才将云币网上的代币无法提出。


“(9月)19号我登录云币网想要提币,发现无法成功提现。”张林对记者说道。后来他多次拨打云币网客服,问题都没有得到解决。


直到9月25日,云币网发布一则《停止交易后提现提币最新进展情况的通知》(下称“通知”)对问题进行解释:除SC与BCC两币种外,云币网所有区块链资产的提币均处于正常状态。云币网SC与BCC钱包目前仍在维护中。此外,还称SC钱包预计将于48小时内完成修复,BCC提币预计将于十一期间开放。


按照云币网官方说法,SC钱包应在9月27日完成修复。但直到9月28日,张林都无法提现,云币网也没有进一步情况说明。国庆期间,张林的SC钱包才提现成功,然而BCC钱包直至10月12日白天也无法提现。


记者10月12日白天致电云币网,工作人员称原计划国庆期间恢复正常的BCC提现功能,由于前两天运营商服务器维护导致延迟。不过12日夜间,云币网称BCC提币已恢复正常,同时张林的BCC钱包也终于成功提币。


公开信息显示,云币网是由李笑来管理的比特基金投资,使用自主研发的 PEATIO 开源程序搭建而成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云币网所属的北京云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5月,李笑来出资250万元,持股比占25%。据悉,云币网是中国ICO代币交易量最大的平台。


最初吸引张林进入代币圈的也是李笑来。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林透露自己是新生大学APP的用户之一,今年7月为了参加李笑来的Press One项目众筹才投资了近四万元的以太坊。新生大学是李笑来的情非得已(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一款互联网在线教育APP。“关于区块链方面的资讯,我也是从李笑来的分享中慢慢获知。”张林说道。


尽管国内已经停止虚拟货币的交易,张林依然看好其发展前景。“这次提币也是计划将货币转移到国外钱包中,等待其继续升值。”他向记者说道。


众筹融资引争议


张林提到的Press One,是“比特币首富”李笑来今年7月10日发起的ICO项目。根据官网介绍,该项目拟发售220亿代币,其中100亿枚PRS(包括EOS币、以太坊和比特币)通过众筹完成,价值2亿美元。而另据李笑来对媒体透露,Press One实际融到的代币数量约值5.2亿人民币。


所谓ICO,指的是区块链应用开发公司通过发行虚拟代币融资的行为,投资人获得的是对标比特币、以太坊的代币。不同于企业“先有商业成果再融资”的传统模式,ICO的情况属于“先融资再有商业成果”。李笑来曾公开解释道,“创意一出现就开始接受捐赠,最终真的做出一个东西,被公众所接受,才会有定价。”


那么,Press One是什么呢?虽然官方并未推出相应的白皮书,但根据官网介绍,Press One是一个基于EOS区块链基础设施的内容分发公链,人们可以在这里创建各种各样基于内容的去中心化应用,如:音乐分享、图片社交、视频直播和论坛等等。Press One意图建造一个去中心化的世界。


官网以目前出版方垄断渠道且账务不公开的问题举例,在Press One上,传统的中介方(出版商和渠道商)将由基于区块链底层逻辑的系统和程序所替代,提升效率,降低成本,同时重构整个体系的利益分配。去中心化之后,内容产业只剩下两个最基本的角色:作者和用户。


“出于对李笑来的信任,才参加这次众筹。”张林对记者说道。为参加Press One的众筹活动,张林购买了14个以太坊,又先后在云币网上投进七万多元人民币。根据今年7月每枚以太坊2400元上下的价格,张林总共投资了十余万元人民币。不过,他没有预见到此后以太坊的一路下跌和七部委对ICO的监管发力。张林称,自己购买以太坊之后价格一度跌至1600元。根据火币网12日的数据,每枚以太坊价值仅为1880元。


9月4日,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以稳定经济金融秩序。面对突如其来的强监管,由李笑来投资的EOS项目开发团队当晚发布声明称:李笑来与EOS项目无关,并非项目联合创始人、董事或高级人员。云币网9月15日发布关闭交易业务的公告。而就Press One项目而言,李笑来也公开表示已经制定了详尽的清退计划。


一时间,网上对于李笑来及云币网的质疑声此起彼伏。有投资者公开质疑,李笑来将众筹得来的云币网客户的钱,变成自己口袋里的钱。


对于流言,李笑来在微博表示不予理会。不过8月28日,他对云币网的运营模式进行公开解释:云币网长期坚持100%保证金制度;有盈利后一直依法纳税。针对ICO监管,李笑来在微博中也明确表态会积极拥护,并配合相关清退工作。


之所以被称为“比特币首富”,是因为此前李笑来对外表示持有6位数的比特币,按照火币网12日显示的每枚3.1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其比特币资产很可能达到31亿元。另外,记者根据天眼查数据发现,由李笑来担任法人、股东或高管的企业有60家之多,全部集中于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行业。其中有3家被吊销,4家已注销,5家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值得注意的是,李笑来投资了九家“1元公司”,命名均为“北京某某和某某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多为1元。目前,有五家公司对注册资本进行变更,另外四家公司(北京渊源和他的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胖兔子粥粥和他的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蒋涛和笑来科技有限公司、北京许婷和她的朋友们科技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仍为1元。


记者调查发现,这几家“1元公司”业务迥异,但都提供新媒体范围内的创新服务,如:大数据早期癌症风险预测平台、新生大学APP、有关英语朗读的微信公众号和数据分析预警管理软件等。目前,这几家“1元公司”均处于正常存续状态。


很明显,无论是Press One,还是这几家“1元公司”,都离不开李笑来看重的内容产业。目前,Press One官网已经发出公告称:将退回于ICOINFO上参与该项目ICO的所有加密货币。而官方消息称目前Press One的清退工作已经全部结束。

来源:华夏时报

比特币
李笑来
首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