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近期的某行业峰会上,布特林就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以及面临的挑战等热点问题在采访表示,他认为区块链至今还没有大规模应用,障碍主要是在技术层面。  
 


被誉为“天才神童”的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k Buterin)年仅23岁就已经颇有建树。2011年,17岁的他就作为联合创始人共同创办《比特币杂志》(Bitcoin Magazine)。2014年,他击败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获得IT软件类世界技术大奖。

 

比特币伴随着新的区块产生,区块内记录比特币的交易信息,区块之间通过链相互沟通,形成区块链,比特币的缺点在于它只用来运行比特币程序。19岁的布特林看到了比特币存在的问题,于2013年年末创立以太坊。以太坊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平台,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以太坊的服务,在以太坊系统上开发应用。2015年7月,在近18个月时间的开发之后,以太坊正式上线。


以太坊一上线便被IBM、微软等大企业以及众多开发者关注,今年 3 月,微软、英特尔和摩根大通等几十家巨头成立以太坊企业联盟,联合开发基于以太坊的企业级区块链项目。截至2017年5月,全球已有超过200个以太坊应用诞生。


在近期的某行业峰会上,布特林就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以及面临的挑战等热点问题在采访表示,他认为区块链至今还没有大规模应用,障碍主要是在技术层面。


大规模区块链应用为何尚未出现?


布特林将区块链和密码经济发展技术的时代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09年到2014年间,在区块链出现的初期,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手段成为唯一的统治代币。第二阶段是在2014到2017年,区块链行业出现许多在支付方面以外的应用,包括一些金融方面的应用、去中心化、点对点的交易和智能合约、众筹等,也包含非金融领域的应用,譬如产权记录的保存等。同时,人们也对智能合约以及通用的区块链产生兴趣,而以太坊正是这样一种通用区块链——任何人都可以基于以太坊构建和使用运行于区块链技术之上的去中心化应用。第三个阶段是2017年以后,布特林相信,在这个阶段将会出现大规模的主流应用。


那么,现在区块链行业处于什么阶段呢?布特林表示,当下无论是公众还是机构都对区块链关注度很高,一些概念证明和实验项目也正在进行。举例而言,过去一年内,联合国的儿童基金会开始尝试使用以太坊,爱沙尼亚也开始为电子公民颁发一种代币,但至今还没有实现真正大规模的区块链应用。


“阻碍区块链大规模应用的重要因素是技术障碍,我们现在需要解决的就是技术层面的局限性,” 布特林提出了他的想法,“目前公有链的可扩展性亟待提高。比特币的交易每10分钟只能执行一次,这是区块链的区块大小所限制的。”


针对于可拓展性问题,布特林分享了他的解决思路,“比如可以通过分片、可扩容的自主智能合约或者通道技术来提高运行速度。”


除了可拓展性问题以外,隐私保护、安全性和区块链治理都是在实现大规模应用前需要完善的方面。布特林称,隐私保护更多地会影响到一些机构应用,因为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必须对隐私进行保护。


“现在很多团队告诉我,他们希望基于以太坊做一些事情,比如利用以太坊来跟踪支付人的身份。但是如果所有的这些交易都对外公布,就无法满足用户隐私保护的要求。” 布特林说道。


对此,他提出两种解决方案,一是希望一些项目可以保存加密信息,把信息加密后的结果放到区块链上,而非直接把信息放在区块链上。二是希望通过高科技的解决方案。他认为,零知识证明是一种非常好的技术。“通过零知识证明就可以证明你拥有一条信息,这个信息可以满足一些需求,但并不会展示这个信息本身。”零知识证明技术可用来验证交易的真实性,利用一个公共区块链来展示交易,但会隐藏掉交易的金额,而查看密钥的所有者可以允许他人查看这个密钥相关联的信息。


对于以太坊而言,第三阶段要发展的技术项目则是大都会。“希望在这个阶段可以在以太坊虚拟机上部署更多的能力,加速去中心化应用的开发,以及让各应用之间的交互更加容易。”布特林说道,“当然未来我们将在大都会实行加密等的技术,也会有一些更多的辅助功能,比如加密货币匿名协议等。STARKS的好处就是能够证明私密信息的有效性,而它依赖的加密技术非常简单,就是哈希值。”


设计中的平衡


对于安全性的问题,布特林指出安全性是让区块链的应用规模化的基石。他提出两个待解决的问题:如果用户通过私钥跟区块链进行交互,私钥需要保存在用户的手机中,但如果丢了手机或者手机被黑客攻击该如何解决?对于智能合约而言,如果有人编造恶意代码攻击智能合约的安全性该如何防范?


“过去一年,我们都处于改善合约编程语言的研发当中,来提高区块链应用的安全性。” 布特林说道,“我们希望编程语言可以在以太坊虚拟机上被使用,当然我们也会在形式化验证方面做一些工作来保障安全。”


最后,区块链在治理上也面临着极大的挑战。布特林指出,现在主流的货币已经出现分叉,今年比特币分叉出比特币现金。任何一个公有链因为协议的发展方向出现分歧的时候,应该如何解决呢?
 

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挑战,有时候我们会有一些简单的答案,比如进行分叉,通过持有各自的代币来继续发展。但是分叉的现象可能会在将来愈发频繁,如果对这个技术本身或者技术的治理有更好理解的话,就能够预测在这个区块链上将会发生的事情,提前布置一些解决方案。
 

在公有链的设计中,布特林还提出“平衡”这个概念。他谈到,有时我们需要在协议的功能与安全性之间达成一个平衡,或者进行一个妥协。比如,如果为了突出安全性,协议本身必须非常简单,那么它的功能也相对比较简单。有时我们还需要在运行节点的成本降低和交易费方面、区块链的可扩展性以及去中心化上进行妥协。“区块链的目标一方面是希望更多的人可以验证它,但另一方面希望更多的人可以使用这样的平台,所以其实也是一个平衡。” 布特林解释道。
 

最后布特林预测,未来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系统把自己称之为区块链,哪怕是中心化的数据库,但只要它应用了哈希算法。而公有链中,一些底层或将各有侧重,某些或许更加重视安全性,某些或更加需要应用性能的保证。


来源:陆家嘴   作者 : 鲁毅
 

区块链
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