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前后历时八年,价格从几美分涨到了8000多美元,比特币创造出无数“财富神话”。不久前,中国政府叫停ICO和比特币交易,而比特币的价格在遭遇了沉重打击之后依然坚挺,比特币的价值何在?交易关停之后,为什么比特币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  
 

前后历时八年,价格从几美分涨到了8000多美元,比特币创造出无数“财富神话”。不久前,中国政府叫停ICO和比特币交易,而比特币的价格在遭遇了沉重打击之后依然坚挺,比特币的价值何在?交易关停之后,为什么比特币的价格依然居高不下?郎咸平为你独家解读!


从郁金香到比特币  什么都没改变


1593年,一位来自维也纳的植物学教授,把一支郁金香从土耳其带到了荷兰的莱顿。教授的种植技艺精湛,他种出的郁金香球茎非常精美,引起了整个上流社会的关注。


商人们从中发现了巨大的商业利益,他们开始大量进口囤积郁金香的种子,期待价格上涨,然后高价抛售获得利润。这种投机情绪不断发展,来自欧洲各国的大批投机者,都纷纷加入了炒作郁金香的大军。到了17世纪30年代,一支名贵品种的郁金香价格,竟然比四头公牛的价格还要高!1637年,一种叫做Switser的郁金香球茎价格在一个月里上涨了485%,一年时间里,郁金香总涨幅高达5900%!


一时间,郁金香成了烫手的山芋,随后价格一泻千里,暴跌不止,那些希望靠郁金香发财的人,都变成了一文不名的穷光蛋。这就是欧洲历史上著名的“郁金香事件”。


“太阳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郁金香引发的投机狂潮,依然在虚拟货币的市场上上演着。《金融时报》就说:“以往经济史上只要出现投机,人们就会拿它和荷兰的郁金香球茎比较。但就数字加密货币来说,这两者的相似之处令人悚然。它们的共同逻辑就是:总有更傻的人准备付更高的价格。每当价格完全脱离内在价值的时候,傻瓜就不够用了。”


再见ICO!再见比特币!


我们在多期节目中都谈到了比特币,我的观点也是一以贯之的。今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等国家7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明确代币发行融资(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并且要求关闭所有ICO交易平台。


9月13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也发布了防范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风险提示,称比特币缺乏价值基础,价格波动剧烈,投资者盲目跟风炒作,易造成资金损失。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日益成为洗钱、贩毒、走私、非法集资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


9月14日晚间,国内大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发布停止所有交易业务的通知。9月15日晚,火币网、OKCoin均宣布,将于10月31日关停比特币交易业务,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无一幸免。随后比特币价格大跌,截止9月24日价格跌幅达到25.8%。


整个事件再一次证明了,比特币只有价格,没有价值。无论是打击非法集资,还是搜索指数出现问题,甚至一个简单的偶然事件,都可能造成比特币价格的暴跌。


为什么还在涨?


但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场外比特币的价格又出现了回升,既然它没有价值,为什么市值还是能够不断地创新高呢?究竟哪些人实现了所谓的“一夜暴富”的神话呢?


实际上,只有三种人从比特币开发中获得利益。


第一是比特币“矿机”的制造商。比特币开发是一个庞大的工程,因为它的算法极其复杂。从2013年开始,有人就设计了专门的开发计算机,业内称作“矿机”。后来主流的蚂蚁矿机每台价格在3万元左右,有统计2017年全球逾7成比特币出产在中国,巨大的市场就带来了巨大的利润。


第二种是“挖矿者”。他们拥有更多的算力,就能开发出更多的比特币。2017年9月比特币全球算力分布显示,前五大比特币矿池,都来自中国。


“矿机”在开发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电力,2014年,每天50万元电费只能产出100个比特币,电费成本为每枚5000元。 由于比特币的总数量被设计者永久限制在2100万个,随着时间的推移,挖矿越来越难。到了现在,每枚比特币电费成本已经高达万元。


为了控制成本,“挖矿者”夏天就选择在水电便宜的四川和云南建立“矿区”,到冬天,就转移到内蒙古鄂尔多斯或者新疆,这些火电比较便宜的地区。


第三种获利者就是比特币的交易平台,它们负责把这些没有价值的电子凭证卖给普通人,同时还要进行舆论炒作,要让购买者相信比特币能够保值增值,同时还要攻击敢于唱空比特币的人。为了保持比特币价格能够持续上涨,它们还需要采取了一些特殊的运作方式,我们可以从比特币交易史上的两次价格暴涨中看出端倪。


2013年9月至11月期间比特币发生了一轮暴涨。据了解,当时有一个被称为“Willy”的机器人,它在每5—10分钟就会买入5—10个比特币,这种行为一刻不停,至少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另外一个名为“Markus”的机器人则始终在以随机价格买卖,但却不支付任何交易费。“Willy”和“Markus”两个机器人,每进行一次交易,就要更换一次交易地址。截止到2013年11月,这两个机器人共计买入57万枚比特币,“Willy”跟“Markus”的交易量分别排名第281位和第15位,可见比特币交易背后有无数的机器人在对敲。同期比特币价格从200美元暴涨到1000美元以上,这与机器人买卖行为高度相关。


第二次暴涨发生在今年上半年,比特币涨了260%,业内认为这是“有一位交易者用近乎无限的资金在操控着比特币市场。”他们还给这位交易者起了个代号,叫“Spoofy”,意为“晃骗”。晃骗者会在市场的众多买单中,挂出一个比这些价格都要高的买单,或者在众多卖单中,挂出一个比这些价格都要低的卖单。当比特币价格下跌或者上涨到触发交易时,发起人就立即撤除交易单。这样一来,尽管什么也没买到,但发起人的行为会让其他投资者认为市场上存在着一个天量的买家或者卖家,从而影响交易决策。这种操纵手法的代价极为低廉,每100万美元的交易大约只需1000美元的成本。证券市场里操纵价格是重罪,但是在比特币市场,因为缺乏监管,这种闹剧就能堂而皇之地上演。


谁是最后一个傻瓜?


货币和其它任何金融资产都是一样的,对于一种金融资产而言,它的背后必须有一个对应着的实质面,就好像证券市场对应着上市公司的利润、人民币(6.6264, -0.0001, -0.00%)对应着整个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一样。比特币作为区块链技术生成的一种产品,并没有对应的实质面,因此它也没有价值。


中国监管层对比特币的交易全面叫停后,许多玩家从国内交易平台提币到自己的虚拟钱包里,寻求场外交易。它们可以在微信、QQ群等线上渠道先联系,基于一定的信任基础下进行交易,或找人做第三方担保。也有部分投资人开始去国外交易平台炒比特币,这意味着它的价格可能还会上涨。


但这种上涨并非基于比特币的价值,而完全是一种搏傻的游戏,就看谁是最后一个傻瓜。


来源:财经郎眼Daily 


作者:貌貌狼

比特币
郁金香事件
BTC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