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币神教”:被区块链割裂的互联网和浮躁的创投圈
Nancy 2018-02-27 10:09:14发布
21174
摘要:区块链有价值吗?比特币有价值吗?炒币能赚钱吗?区块链会成新风口吗?答案是肯定的。但又绝对都是少数中的少数。  

过一个春节的时间,互联网圈就被区块链划分成了两个阵营:搞链的,不搞链的。


最近有两次,跟几个创投圈朋友见面,一开始哪个公司在融资,哪个投资人在悄悄卖公司,聊得都很欢快。但最后,都因为提到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气氛而变得紧张起来。


鼓吹派说区块链是互联网的大未来,看衰派认为数字货币是个大泡沫。针锋相对的两个阵营,永远没办法达成统一。


人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是照妖镜,让人忽然认清自己的同类和异类。数字货币成了其中一个。


我做了5年多的TMT口的记者,采访了数十近百位创业者和投资人,专访的创业者里几乎没有一家把公司做黄了。我觉得,他们的内心是真诚的想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的。


我也婉拒了几次关于币圈的采访,我发现,他们和我之前认识的TMT的创业者是如此的不同。


就像股权投资人PreAngel资本的王利杰在他的文章《区块链它带给我内心膨胀和煎熬》中写的那样:投机,疯狂的投机。越是深刻研究区块链技术,越能感受到人性的贪婪和恐惧。而且,“币圈这个群体,跟我们之前的TMT科技创业群体,气质和气场有着巨大的不同。不是因为他们钱包里的比特币值钱了,变得土豪了。而是因为有很多人做事情无节操、无视法律和规则、无视道德和良心的底线,唯恐天下不乱。把如此高风险的数字代币,分散给成千上万个风险承担能力极低的‘小韭菜’,割了一波又一波。”


我朋友圈里最热爱学习、每天都要提升自己的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调侃自己看不懂,有点儿蒙。他在朋友圈里说:区块链撕裂了中国互联网,转移了中国互联网的主要矛盾。主要矛盾从巨头与创业公司的矛盾转变成古典互联网与区块链之间的矛盾。


“古典互联网”这个词,据说出自某个区块链的群,是指一切没有采用区块链技术的互联网。在搞区块链的人看来,互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3D打印、无人驾驶……,统统的,都是落后的,古典的。


但“区块链互联网”内部自己也没有达成统一,互相鄙视。直言区块链就是为了赚钱的“宝二爷”,在被踢出“3点钟”群后,写了一篇文章,“我被3点钟群踢出来,是因为我他妈不装逼。”


他说:整个数字货币就是个流量生意,进入币圈,其实就是进入娱乐圈。


据说在3点钟无眠群里,谈理想、谈信仰会受到热烈追捧,谈技术少有人接茬,如果不慎提出点儿反对态度,就会被“群殴”,因为打扰了大家的美梦。


今天,“币圈”里这些活跃的人,可能并不知道,2016年4月,一群比特币的实权人物,从世界各地飞到北京,在东方君悦大酒店开了一个秘密会议。会议目的是劝说比特币的中国玩家们:你们不要再那么用力的挖矿了。

 

当时,中国人挖到了70%的比特币,交易额占了总额的42%,但对技术的贡献几乎为零。


外国人,尤其是美国人,觉得这么下去,是违背比特币设计的初衷-去中心化。当比特币的交易集中在一个地方,去中心化就会流于表面。


因为是开源程序,比特币算法已经被修改过了多次。到2016年时,其中贡献最大的是Peter Wille。而26个参与比特币算法改进的程序员中,没有一个中国人。大部分中国的比特币参与者认为,技术的事情和他们无关,赚钱才是目的。


2014年,我去采访Okcoin的徐明星。他就提到,美国人多专注在比特币的应用上,做支付的、做钱包的、安全的、储存的、保险的、借贷啦,什么都有。但中国人做投资投机的更多。


那次会议没什么效果,中国人还是热衷于买卖比特币,从中赚取差价。最后,反而政府出手帮外国人解决了他们的担忧:禁止国内数字货币交易。


因为各国政府的监管政策,比特币交易已经集中流向了日本、新加坡等国家地区。Coinhills的数据显示,在各国交易量中,日本已经占了59%多,而美国只占了24%多。


几年过去,中国人对比特币技术的贡献依旧微乎其微。但是,中国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们已经发出了最多的白皮书,搞出了各种各样的区块链项目,并“顺便”发行了各种各样的山寨数字货币(ICO)。


当然,也不能说是他们是中国的创业公司。因为他们都跑到了新加坡、日本等地方,并给自己起了一个外国名字,比如Jimmy Zhong,或者Bosch Lee。


区块链有价值吗?比特币有价值吗?炒币能赚钱吗?区块链会成新风口吗?


答案是肯定的。但又绝对都是少数中的少数。


我认同邵亦波的观点:买 ICO 的人98%会血本无归。有少数公司的模式适合基于区域链 tokenize ,但是大多数不适合。即使适合的,公司业务成功了,也不代表 token 会有价值。ICO现在让一个白皮书就可以面向大众融资,比98年(互联网泡沫)夸张太多了,所以泡沫也会更大。


创业成功原本就是个低概率的事件,99%的项目最终会走向失败。在风险投资里,投资人千挑万选,时刻盯着被投企业的数据,每个季度还要跟被投创业者开董事会,这样子,投资命中率如果能做到10%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业绩了。


而那些打着区块链旗号,只有一行代码就能发一个白皮书,山寨数字货币的就入场交易的创业公司,你们难道相信他们会比被政策监管的獐子岛更诚信可靠?


目前,全球每天比特币交易价值已经超过200亿美元。目前看来,有一种观点比较靠谱,比特币的价值约等于黑市的价值。只要黑市认可,这个市场毕竟很难监管。


区块链的本质是分布式记账,从技术的角度看,确实能够重塑一些行业,比如金融、游戏等。


区块链之上的数字代币却亦正亦邪,用好了,可以改变金融、税收等行业,甚至影响政治和经济格局。用不好,也可能毁了一国的金融管制体系。但凡涉及到金融的,一离不开监管,二离不开强大的资源协调,这些绝对不是四个矿工,或者两个创业者就能做出来的事情。


正如邵亦波所言,区域链会重构很多行业,但会需要时间,还需要有本事,有资源,有耐心的创业者。


但眼下,着急入场的,恰恰是哪些没什么耐心的创业者。


比如,某90后创始人,在接受《GQ》采访时不止一次强调他从小信奉至今的行事原则:“一定要当第一。如果在一个领域当不了第一,马上换下一个。” 


而擅长追风,但从没有孵化出风口上的猪的车库咖啡,据说已经成了区块链孵化器。


一个人,一个企业,最难的就是颠覆自己。


《基业长青》、《大而不到》、《创新者的窘境》……无数的企业和科技作者试图求证出一个企业基业长青的路径,但那些曾经被作为活力典范的企业却在一个个的进入止步不前甚至没落消失的窘境,比如柯达、诺基亚手机、惠普。


柯达最早发明了数码相机,为了胶片业务不肯ALL IN,最终错失了机会。凡客大势已去,无数投资人劝陈年另起炉灶,但是他始终不肯放弃。


但中国的互联网创投圈,做云端打印的,做浏览器的,做游戏的……忽然之间全都搞起了区块链。


你要说这些创业者比柯达、诺基亚们曾经的领导人更睿智?反正,我是不信的。合理的解释应该是:他们觉得自己的业务比凡客还没有搞头,对自己的原有业务也没多少热情。


嘀嗒出行这个团队,五个创始人一起干了快8年了,虽然一直被巨头压着,但没人想退出过。宋中杰说,因为他们相信,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最大的事情。


一个真正热爱的、有奔头的事情,没人会轻易放弃。


陌陌创始人唐岩说得好:“跟微信上的朋友们说一声,搞什么区块链,这币那币的别找我,我们业务目前为止挺健康的,没动力搞这些。”


就在半夜3点群为区块链争论的时候,陌陌以6亿美元现金,外加265万股新发行的ADS股票,拿下了探探100%的股权。


唐岩大概无意中说出了真相:缺钱,缺可落地的又能快速发展的业务,缺乏被认同感的公司和人,才那么急切的想要扑进数字货币大风口中。


互联网商业,自从诞生就在热潮、寒冬、风口、危机的周期中不断轮转。这让这个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比任何其他领域都焦虑。


巨头怕跟不上风口被颠覆,创业公司怕钱不够活不过六个月。有风口要追着风口跑,没有风口也要制造风口。这个群体都多多少少患上了焦虑症。


邵亦波说,比起饥荒和疾病这些外在的苦难,人们内心的空虚、孤独、迷茫、焦虑,才是另一种苦难。


从这一点上说,这些鼓吹区块链,四处劝说别人炒币的所谓的“大佬”恰恰是这种“苦难”的受害者。


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就发现,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成5种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


有一类“大佬”,虽然早早财富自由,但却总觉得自己被不尊重。比如,被热心网友帮他算账,拆穿他在农村不可能一天看四本书,暑假也不可能放100天。他们内心迫切的需要被认可,被尊重。因此,当一个模棱两可的风口出现的时候,便迫不及待的站上前去,摇臂呐喊。反正没人懂,万一蒙对了呢,成了领袖了呢?


而更多的区块链参与者,仍然停留在最低层次的需求上,想要获得财富,或者就是习惯了追风、失败、再追风。


他们追过电商社交,追过社交,追过O2O,追过穿戴设备……但从没成功过,因为对手总是那么的强大。忽然间,他们追区块链的时候,发现这个市场居然没有什么强大的对手,更不用担心BAT,于是变得无比兴奋。


这些疯狂鼓吹区块链的人,要么患了江湖地位焦虑症,要么患了金钱焦虑症,于是不自觉的加入了“拜币神教”。


之前,有传言,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10亿买了96000个比特币。后来,丁磊辟谣说自己一个也没买过。


网易游戏日进斗金,公司市值400多亿美元,丁磊何须再在意数字游戏。我想,当他听到自己10亿元买比特币的传言时,大概会微微一笑,买币还不如多养几头猪。


就像经纬张颖说的,什么数字货币、发比、空气币,都没口袋里的人民币及时管用。


2015年的时候,股权众筹风靡一时,有人甚至说可以颠覆VC行业。但只两年的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提。


今天的区块链领袖徐小平老师,一开始也股权众筹的积极参与者,但过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又表示,股权众筹是一种操弄,不能入戏太深。


一些著名的投资人,可能并不知道,在一些媒体人眼里,自己其实是一个风口破坏者,行业的搅屎棍。


因为个人影响力实在太大了,无论他公开支持什么、看好什么,总能带动一大批不明就里的“创业者”、“投资人”们纷纷加入。原本一个好好的行业,几家认认真真的企业,被突然大批涌入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搞得乌烟瘴气、难以为继,比如O2O、海淘、智能穿戴。


有个投资人朋友,刚刚帮一个自己投的餐饮创业者朋友还了几百万的债务。做餐饮生意怎么还能亏这么多钱?他说,“还不是入了O2O的坑。”一单减20元,再多的钱都不够赔,有人还亏得更多,上千万。


作为“大佬”,“人生导师”,“创业领袖”,是否应该想一想,在金钱的数字游戏外,有点儿更高的人生需求。真的应该为了自己心头一时爽,就随便信口开河,摇旗呐喊吗?背后的追随者毕竟是真真实实的人和他们的家庭。


投资圈里,要说对钱的渴望,制造风口的能力,谁能比得过朱啸虎。连他尚且知道:“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


但人们无法叫醒装睡的人。


来源:商业与生活


作者:朱晓培

ICO OKCoin 丁磊 邵亦波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