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在历经了监管的数次“打压”后,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在跳水后依然能回调,并保持坚挺。  
 
今天是9月的最后一天,也是多数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停止人民币业务的截止日期。按照要求,除了火币网和OKCoin币行几家业务规模较大的交易平台外,多数平台将于本月底停止相关交易。我国一度是比特币全球最大交易市场,如今这一局面已不复存在。  
 
9月4日,央行等部门发出《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在叫停ICO的同时,明确平台不得从事法定货币与代币、“虚拟货币”相互之间的兑换业务。9月对虚拟货币市场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月,在经历了ICO和人民币业务被叫停的传闻和“实锤”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主流币坐上了“过山车”,这期间比特币的价格虽有震荡,并没有如预期一样被“腰斩”,而是在跳水后回调。
 
以OKCoin币行的数据为例,9月的第一天,比特币的开盘价格为29940元。在经历了一个月的风暴之后,9月的最后一天,比特币的开盘价格为25499.32元。尽管在9月15日这天,比特币价格迎来了这个月的谷底,最低价跌破2万元,一度下滑至16661元,但是在萎靡了几日之后,9月19日比特币最低价站回2万元关口,涨至22150元。此后价格虽有波动,但是最低价一直保持在2万元上方。
 
价格反弹只因“利空尽出”?专家:比特币内在价值几乎为零
 
在历经了监管的数次“打压”后,比特币等主流币价格在跳水后依然能回调,并保持坚挺。以9月份为例,在经历了ICO和人民币业务被叫停等一系列的传闻和“实锤” 后,比特币的价格依旧能迅速反弹至2万元上方。
 
“利空出尽,价格当然起来了。”一名资深比特币玩家表示。在整个动荡的9月,他一个币也未抛出。
 
对于“利空出尽”是利好的说法,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研究员赵鹞认为这是把比特币当作证券在分析,但事实上两个市场不可相提并论。赵鹞表示诸如“对敲”等比特币存在的黑暗面,也不能像证券市场上的违法犯罪行为一样被打击和规范。
 
“比特币目前的价格是非理性的,其内在价值几乎是零。”对于比特币在历经数次监管的冲击后价格依旧能反弹,赵鹞并不认为这代表着目前的市场价格回归理性。赵鹞表示,在通过用金融工程的模型对比特币市场交易价格进行分析后发现,比特币的内在价值为10的负16次方,比特币的内在价值趋近于零。
 
比特币被币圈定义为是数字资产,赵鹞却并不同意此类说法,“既然是数字资产,则属于资产大类,但如果按照资产定价的理论来看,比特币风险中性定价远低于市场价格。”
 
此外,赵鹞表示从羊群效应等行为金融的角度分析,比特币价格和价值存在的巨大差距是因为投资人的不理性,而这种不理性并不是因为投资人缺乏专业知识,而是投资者充满投机心理。
 
境内交易所被取缔 专家:监管旨在以挤出方式保护普通投资者
 
对于这种投机心理,赵鹞认为正是此轮监管的意图所在。“交易所被要求关停人民币业务的目的并不是把比特币取缔掉,而是要增加普通投资人进行比特币交易的难度。” 赵鹞指出,监管极大地提高了虚拟货币投资的门槛,是在以挤出市场的方式保护普通投资者。
 
虚拟货币为何如此疯狂?有分析认为,部分国家经济波动风险增加,避险情绪促使资金涌入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投资市场。此外,近年来不断有重要经济体承认了比特币的合法“货币”地位。2014年,美国首次正式启用了比特币自动取款机,而今年以来,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也纷纷承认了虚拟货币支付手段的合法性。
 
中国监管部门已经叫停了虚拟货币的发行和交易,终止了各种相关风险的继续发酵。然而,有关虚拟货币的争论还在持续,而且比特币海外市场的交易价格依然在高位运行。
 
伴随着政策靴子的落地,国内持币者则只能采取海外交易和场外交易两种方式。转战海外,除了需要有境外账户,还要应对兑换汇差变化、国外交易平台认证程序、电子钱包绑定风险以及提币的繁复环节与多项手续扣费等关卡。转战场外,则需要承担信用风险和较高的手续费。就境内交易所的关闭在短期内对两者的刺激而言,转战场外比转战国外的比例要大。
 
“汇款回来的时候比较麻烦,从国外账户转到国内账户,耗时较长。”一位转战海外的玩家表示,国内平台的交易手续费一般是0.2%左右,而目前他所在的海外平台交易手续费为0.25%左右,提现手续费为0.09%。“相比于国外平台而言,目前国内平台在海外的分支还不成熟,我在B网和P网上交易比较多。”上述玩家说。
 
比特币符合“一价定律” 人民币报价被切断不能完全隔离风险
 
有分析认为,虚拟货币虽然方便保存、携带,但天然存在的若干缺陷让其难以成为真正的货币。首先受困于算法限制,每一种虚拟货币的总量都有上限,这将导致货币与商品数量无法保持均衡,长此以往必将产生通缩及经济崩溃。其次,虚拟货币具有“暗黑”属性而备受各类犯罪分子青睐,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正日益成为洗钱、贩毒等违法犯罪活动的工具。最后,虚拟货币正在沦为非法集资甚至是金融诈骗的道具。
 
那么,各大交易所的人民币业务被停止,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直接挂钩被切断,是否能从根源上隔离虚拟货币给国内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
 
对此,赵鹞表示比特币的场外或海外交易必须要有洗钱的通道、地下钱庄的配合和外汇市场的参与,打击不了地下钱庄,就杜绝不了比特币的地下交易。“比特币交易和地下钱庄、外汇出逃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仅仅取缔交易所对于完全隔离虚拟货币给国内金融市场带来的风险,很难做到。” 赵鹞表示。
 
“虽然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报价被切断,但是汇率因素深深内嵌在比特币价格信息之中,切断不了比特币和人民币的内在联系。” 赵鹞指出,比特币市场符合“一价定律”。 
 
“仅仅依靠一个国家的监督是没有作用的,需要全球联动。除非全世界政府取缔了比特币交易,它的价格才会雪崩,但这不可能完成的。” 赵鹞表示,比特币已经和国际政治、地缘政治紧密联系在一起了。赵鹞总结说比特币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人类世界里面开出的一朵罂粟花,极难消灭但必须要控制。
 
“关于比特币是史上最大骗局的论断也许还要更多的时间才能证明,而我们要做的则是,始终坚守金融服务社会经济发展这一根本。” 有观察人士指出。(央广网)
ICO
韩国
以太坊
比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