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几乎一夜之间,“缺芯少魂”成为当下中国科技和信息技术领域最热的词语。芯片行业在国际竞争中成为最容易被掐脖子的环节,成为无数产业人心中难言的痛。  
 

几乎一夜之间,“缺芯少魂”成为当下中国科技和信息技术领域最热的词语。芯片行业在国际竞争中成为最容易被掐脖子的环节,成为无数产业人心中难言的痛。


“美国的禁令可能导致中兴通讯进入休克状态。”中兴董事长殷一民这一言论,让人在这个快到的夏季感觉到了寒意。毕竟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兴是排名前四的通信类企业,拥有8万名员工,年营业额超过千亿人民币。


随着中兴危机加剧,中国芯也在压力下迎来了机遇。掌握核心技术只能靠自己,不再是空话而是扎扎实实的投入,成了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共识。

 

挖矿1.jpg


近两天有一种说法被广泛传播,认为矿机可能帮助国产“芯片”实现弯道超车。由此,比特币价格一路飙升,用来挖矿的矿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


目前,全球90%的比特币矿机都是由中国厂商生产,其中尤以比特大陆最为抢眼。以比特大陆主流的蚂蚁S9为例,其消耗了189颗使消耗台积电16nmFinFET制程制造的BM1387。而考虑到全网庞大的“挖矿”算力,那就意味着必需有大量的矿机在运行,这就给芯片制造商和封测厂带来庞大的收益。


公开数据显示,比特大陆在2017年的芯片销售额高达143亿元人民,成为仅次于华为海思的国内第二大Fabless(只做芯片设计,不做制造的企业)。


《共享财经》了解到,以比特大陆的主要封装供应商华天科技为例,其2018年2月产可以约为6000万颗/月,按照矿机芯片单科封装费消耗1.6元/颗计算,其2018年芯片封测业务营收估计将超过10亿元人民币。


因此有一种声音认为,矿机可以拯救中国芯片业。


但是,想要研发具有世界级水平的自主芯片,不再受制于人,仅靠矿机可能吗?


《共享财经》还了解到,中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已据全球之首,2016年达到2000亿美元左右,并且未来几年的市场增长率在7~8%。无论是与其他国家比,还是与其他行业比,这都是一个比较高的增长率。


不过,国内集成电路市场主要依赖进口局面依旧,去年一年,我国进口芯片2270亿美元,达到第二名(石油1165亿美元)、第三名(铁矿砂577亿美元)、第四名(汽车及底盘446亿美元)的总和。


按照半导体芯片产业链来划分,一般分为芯片设计、晶圆制造和封装测试三个环节。目前,国内从挖矿热潮中异军突起的矿机芯片厂商,主要集中在封装测试环节,而在芯片设计和晶圆制造等关键环节,中国大陆厂商依然非常薄弱。


挖矿2.jpg


芯片设计软件是芯片公司设计芯片结构的关键工具,目前芯片的结构设计主要依靠EDA软件来完成。目前,中国开发EDA软件的企业主要有展讯和华为。两家公司的设计软件主要供内部使用,市场份额还很低,总占比不到10%。


2017年年底和今年1月份,嘉楠耘智和比特大陆相继发布了自主设计的人工智可以边缘计算芯片KPU和AI专消耗芯片BM1680。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此举能说是矿机芯片厂商在芯片设计领域的一次重要突破。


而在制造工艺方面,现阶段中国大陆最先进的半导体制造工艺制程,是中芯国际及联芯两家公司量产的28nm,科技部去年曾提出2018年将量产14nm工艺,但英特尔、三星和中国台湾的台积电制造工艺早已达到10nm节点,甚至是7nm节点,目前差距在4—5年时间。


因此,《共享财经》认为,现阶段单纯依靠区块链发展来拯救中国“芯”是远远不够的。国产矿机所运用的是ASIC芯片,在集成电路界ASIC被认为是一种为专门目的而设计的集成电路。是指应特定用户要求和特定电子系统的需要而设计、制造的集成电路,所以矿机ASIC芯片只能说是中国半导体行业在全球高速数字芯片领域的一次重大突破。我国面临的芯片依赖进口问题想要得到改变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共享财经Lemon 责任编辑:Alian


(本文系共享财经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中兴
点击进入招聘详情>
微信扫一扫
关注区块链新金融
扫一扫
下载数链APP
内容合作/商务合作:
gxcj@gongxiangcj.com
联系电话:
021-31128751